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vyou715的博客

 
 
 

日志

 
 

第二章 战烛洞 首领初用兵(二)  

2015-06-25 22:5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各组头领应声答到。

“三……二……一!行动开始!”

吱——

大厦的们无声的开启了,在这看似平常的外表下,一场声势浩大的盗阁行动,开始了……

咔!

修封辰面前的全息影像屏被他毫不留情的关闭了。十三岁的外表下,修封辰隐藏的,是多么成熟机智,冷峻而沉默的心啊。

喝——

修封辰轻叹一声,将座椅转了过来,眼下他的办公桌上,正摆放着一封名为“战书”的信件。

一场商业阻击战并没有耗费修封辰太多的精力,而真正让他费神的,是这封盗阁内部的决战书。

修封辰,虽然拥有极其聪明的头脑和强大的内心,可在盗技这一方面,却是一塌糊涂。若是没有盗阁高层的庇护与他父亲“飞天盗神”修傲风传承下来的雷音刃,恐怕一个不入围的小盗,便能让他痛不欲生。而眼下这封战书的撰写者——修封辰的叔叔,修凌风,当年也正是为了这个问题,拼死也不愿让修封辰作为新一代盗阁首领,与他父亲大闹三天三夜,终究败下阵来。而今,“飞天盗神”已逝,修凌风旧怒重燃,想要将修封辰从首领之位赶下,三番五次要求与他作战。修封辰为了不伤叔侄之间的和气,一拖再拖。而现在,已到了不得不战的地步。

“叔叔啊,你可将我害惨了。”修封辰拿起笔,咬咬牙,在战书下方同意二字上,狠狠地画上了勾。

 

 

龙首市  洪宇大厦

“报告,A组清剿完毕,准备防御。”

“报告,B组清剿完毕,准备防御。”

“报告,C组清剿完毕,准备防御。”

火羽手中的通讯器中,想起了三道严肃的声音,那是三个作战小组守将的任务完成报告。

“唉?剑客怎么这么慢?”乱翼抱怨道“以前的活动他不总是最先收官吗,再说,他率领的刺风可是盗阁中数一数二的顶尖战队,也是这次活动的任务完成组,他不完成,我们谁都走不了啊!”

“是啊,怎么这么慢?是不是……”火羽乱翼对视一眼,沉默了几秒钟,火羽起身,道:“我不太放心,带几个人去看看,你守护好主控制室,不要让人进入。”

“好。”乱翼点头道。

洪宇大厦   核心区域

通往核心区域的走廊上,火羽急促的脚步响起,身后,是他所统领的“羽”之护卫。

“剑客,千万不要有事啊。”火羽在心中默念。十分钟后,那扇通往核心区域的大门,出现在了火羽面前。踩点时,他曾无数次见到过这扇门,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慎重。

吱——

门开了,屋内的窗户被击碎了,窗帘飘荡,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有些成员窃窃私语。火羽也满腹狐疑。“难道剑客没有按照指示到达任务地点?”不过他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在执行任务时打碎窗户,这是剑客特有的习惯。“莫非,剑客他真的遭受了意外?”

忽然,一阵细微的声音传入了火羽耳内。

“啊,那是夜月的声音!”火羽惊叫。剑客之所以称之为剑客,是因为他有一把绝世名剑——夜月。而夜月的奇妙之处便在于,当它出鞘时,会发出飞沙走石般的声音。刚才在角落里传来的,正是这种声音!

火羽疾步跑去,果然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发现了重伤的剑客。“剑客,你怎么啦!怎么会这样!刺风呢!”火羽将一连串的问号抛给了他。却只听见他说:“偷……袭……俘虏……刺……刺风……修、修凌……风……勾……结。”话音未落,剑客便已永远睡去。

“不!!”火羽痛呼,“剑客,醒醒!醒醒!修凌风,我定将你碎尸万段!为剑客报仇!!”

火羽慢慢起身,他胸口佩戴的天阶巅峰印之石,由于他愤怒的意识,开始变的躁动不安。

“回禀首领剑客死亡的事情。”火羽颤抖的说。“既然修凌风已来过,此地便不宜久留,来人,将此事报告给乱翼,让他通知各队首将,撤退!”

……

“什么!”修封辰惊讶的叫道,“剑客,死了……?”

作为盗阁第四杀手,剑客的实力可谓高深莫测,竟如此轻易的便被修凌风杀掉,可见对手的实力有多么恐怖。

“真不知,同意与他交战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烛洞山

为了不扰乱人类的生活,也为了不引起政府的注意,修凌风将决战的地点定在了荒芜人烟的烛洞山。

这烛洞山,被人们称为“死域”北临深不见底的深渊峡谷,南临毒物密布的森林沟壑,无论掉进哪一边,都可谓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修凌风之所以将决战地点选择在了这里,同时也表明了他的决心——“成王败寇”

修凌风给修封辰提出的要求十分简单,每方带领二百名心腹精英,无论用什么方法,什么阵容,什么计谋,只要能够挫败对方,便是盗阁首领,而败者,将永远受到盗阁的驱逐。

决战的时刻到了,远方的天际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修封辰便带着盗阁中二百名最精成员来到了烛洞山,而此时此刻与他对立相站的,便是他的叔叔——修凌风。

“修封辰,我废话也不与你多说,决战的规则想必你也知道了,成王败寇,胜者留,败者去。我劝你最好尽快动手,若是盗阁内部的证都被政府察觉的话,你我二人,都不好说辞。再者,若你不是一上场便使出全力的话,恐怕剑客的下场,便是你的下场。”

“嗯,”修封辰微微眯眼“剑客,果然是你杀得。来吧,今日我要为我的部下,也是我的兄弟报仇!”

“呵呵,我欣赏你的决心,那么,开始吧!血刃组,列队!”

只见修凌风身后的二百名盗阁成员,以极快的速度变换着位置,数息后,大阵已成,他们齐整的喊道:“天阶印之阵——启!“

望着对面修凌风胜券在握的笑容,修封辰从容自若的答道:“不错的气势,可作为盗阁的现任首领,我又怎么可能输给你呢。盗阁兄弟们,誓死保卫盗阁荣耀!列阵!”

修封辰身后包括火羽,乱翼等人的二百名盗阁成员盗阁成员,也是迅速变换着位置,最后,竟围成了一个一环套一环的圆筒状!而修封辰,就在其中心处。

修封辰所用之阵,看似简单,却极为复杂,在盗阁选人之时,修封辰并不是混杂而选,而是选择了五十名防御属性成员,五十名速度属性成员,九十七名攻击属性成员以及火羽乱翼两人,至于还有一人尚未现身,是因为——修封辰派他去执行了一个特别的潜藏任务。而目标就是修凌风。

“若不出意外,此番胜利,便是我的了。”修封辰心中暗暗揣摩着。“我的大阵,里外共五层,最外层是防御成员所构成的极防障壁,拥有极高的防御能力,而防御之后,便是攻击,每两名防御成员之间,都会埋藏一名攻击属性的成员,若极防障壁受到攻击,他们便会将攻击者出其不意的斩杀。而攻击成员之后的速度成员,初虽无用,待那家伙完成任务之后,可起到使敌人内乱的作用,再加上第三层攻击成员的辅助,从外攻入,敌人便如蝼蚁一般,一击即溃。这,才是取胜的关键啊。”

正在修封辰暗暗思索的时候,修凌风已率先发起了进攻,“血刃——血舞突袭!全力攻击主核心修封辰!”只见血刃成员自内而外整齐的散开,将修封辰的大阵团团包围。“冲——”血刃队员发出冲锋的号角,竟全部一跃而起,在空中排成了一字长龙,向修封辰冲去,他们的脸上,布满了杀意!

“首领!”修封辰身边的火羽焦急的用印之力凝成了多个“羽之刃”想要朝空中的血刃发射。却被修封辰死死的按住。“沉下心来,等。”

“这!”火羽刚想抗议,却看到了修封辰脸上的坚定,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修封辰闭上眼,“不够,还不够。血刃还有机会逃走,再等,再等……。”

  风,轻悄悄的刮过,却抚不平盗阁成员的内心。他们当然知道首领在干什么,以身诱敌!如此做法,不仅是生命的赌注,更是整个战局的赌注!盗阁成员的生命只有一次,而修封辰的生命又何尝不是?为了首领的安危,也为了自己的前途。这一技,只能成功,不可失败。

  纵然盗阁成员的内心起伏荡漾,修封辰的内心却平静若水。他在等。等待血刃,等待他们的全力一击。

  近了……

  近了……

  “就是现在!”修封辰俊目圆睁“盗阁大阵,阵型变幻!”

  血刃身下的盗阁大军,突然发生了异变,五十张钢铁浇筑的大盾,完全覆盖住了他们的视线。更加诡异的是,那五十张大盾,还在不断的变换着位置。使他们完全不能确定修封辰的位置!

  “可恶!老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可怕的敌人!”首当其冲的血刃队长嘶吼道“兄弟们!落在盾上!给我挨个找!”

  “呵呵,怕是没这个机会了。”早已变换位置的修封辰,冷冷的说道。那些大盾的缝隙处,突然冒出了几十把“羽之刃”,刃面上闪烁着冷光,恍惚着血刃成员的双眼。

他们绝望了。

无情的羽之刃刺向了血刃大军。他们拼尽最后一丝希望急忙回身,却已来不及了。他们已经错过了逃跑的最佳时机。

  事到如今,他们终于知道了修封辰在等什么,可惜,这次觉悟,是由他们的鲜血换来的。

  噗、噗!

  几十把剑刃,几十具尸体,在着荒芜的烛洞山上,显得格外扎眼。

  “什……什么!”修凌风完全傻了眼,血刃是这二百人中最为精锐的存在,也是他手下最为精锐的存在。而今,他却失去了这份依靠。虽然那二百人还大有人在,可这血刃的全军覆没,绝对会让他心疼上好几年!

“混蛋!我的血刃!!”

 修凌风嘶吼着,他已到了接近疯狂的状态,而这状态,却要拜他侄儿所赐。

  “剩下的人,给我排成刺陵大阵!刺死他们!”

  所谓刺陵大阵,其实是一个形状为菱形的阵法。在菱形的中央位置,选用了最为精锐的成员,而菱形的四边,则是有防御最高的成员围成。

利用形状的优势,无论敌人攻击哪一个点,都会被包围。而刺陵大阵的四边一去,便只剩下了中心的精英。这样,除非人数上占优势可以反包抄和实力上占优势可以驳倒中心精英以外,任何人只要深陷刺陵大阵中,都会被剿灭。

“怎样!修封辰,别以为我没了血刃就会惧你,我还有刺陵大阵,照样可以除掉你!”

  “是吗?”修封辰冷笑道“据我所知,刺陵大阵的阵心,貌似是位于最中心的那一个成员吧,他是整个大阵的支撑点,也是你所有成员里最为强大的一个。只要破掉他,整个大阵也就破了。”

  “这……”修凌风的额头上冒出一滴冷汗。自己这个侄儿实在太可怕了,这还不到一分钟,竟然就发现了问题之所在!不过身为统领,修凌风的定力可谓相当强,反驳道:“是又怎样?无论如何,你是突入不进我的刺陵大阵主核心的,碰都碰不到,又何谈伤害?”

  “是的,我确实突入不到大阵的核心,可是,谁说非要外攻呢?难道不可以里应吗?”修封辰的嘴角微微上扬,“据我所知,那为核心成员的名字貌似是叫辰剑吧,呵呵,和我最贴心的护卫剑辰的名字好像啊。”

  “你、你说什么!”修凌风猛然醒悟,却为时已晚。“印化,至尊剑道——一剑了乾坤!”只见刺陵大阵的中心,一声怒喝响起,紧接着,一道道剑影由内而外散发出来,触者必伤。仅数息的时间,刺陵大阵,不攻而破。

  “啊!我的刺陵大阵!”修凌风痛心疾首道,脸涨成了猪肝色,“是谁,到底是谁!”

  咻——

  在溃乱成一团的刺陵大阵中,一道蓝色的身影冲天而起,来到了修封辰的面前,单膝下跪,道:“首领,属下来晚了。”

  “呵呵,“修封辰露出了少有的笑容。剑辰的全力一击——一剑了乾坤已将完成了他破阵的最后一步,剩下的,便是收拾残局了。

  “不!我不服!”修凌风疯狂的叫道“这不可能!你的人潜入我的大阵,我竟然没有察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哼。“修封辰冷哼一声,将破阵的缘由娓娓道来:“早在一个月前,我的眼线来报,说你在大范围的排兵布将。从那时起,我便起了疑心,并料定你会在一段时间后找我决斗,否则不会做如此精细的准备。于是,我马上采取了相应的措施——让剑辰化妆改名之后,潜入了你的总部内部,并作为一位最强队员被你选中,担任了刺陵大阵的核心。所以说,剑辰并没有潜入,而是早就被你自行安排进了大阵。

  “哈哈哈哈!”修凌风突然狂笑起来,“侄儿啊,你的心机,实在太深了。今日之败,我认了。我也会自行了断,离开盗阁,去过逍遥自在的生活。只是我要劝你一句,你太聪明了,却也太冷漠了。这样的你,只会给人一种遥远的感觉,收起你那冷默的外表吧,孩子。我知道,你的内心深处也是渴望温暖的。十四岁的你,所承受的比别人多太多,父亲的传承,盗阁的责任,都像大山一样压在你的身上。你想将他们抛弃,放下。但你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当年我和你父亲起争执,不让你继承盗阁首领之位,除了嫌你盗技不够之外,也是怕让你的心灵遭受创伤啊。”

  修凌风一席话,修封辰竟无言以对,其实,他也不想再反驳什么。此时此刻,他突然想问自己一个问题:这么多年来,他究竟在追逐什么?

  为了不是父亲失望,为了不使盗阁没落,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为了表现出自己作为“飞天盗神”的儿子的骄傲。

  这些条条框框,禁锢着他。

  “虽然我们是敌人,不过谢谢你给我讲这么多。我会记在心里的。”修封辰淡淡的说。“之前的岁月里,我确实迷惘过,从今天开始,我会做我自己,不再被那些世俗烦扰所禁锢,毕竟,生命是有限的。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你能将我的话记在心里,我真的十分欣慰,毕竟,我是你的叔叔啊。”修凌风微笑着,“好了,这场战斗结束了。虽然我输了,却值了。盗阁有你,我死也可以瞑目了。”他转过身,对着天空大声喊道:“大哥!这么多年我错了!封辰很好,他是一个好首领。”言罢,他的眼眶有些湿润。

  修凌风扭头,对仅存的刺陵成员说:“我的使命完成了,要走了,想回家的回家吧,从此,刺陵将不复存在。”

……

三个月后    盗阁总部

修封辰办公室的大门被悄悄打开了。剑辰走了进来。

“首领,你找我?”

“呵,剑辰啊,坐。”修封辰笑道。烛洞山之战以来,他确实改变了许多。

剑辰坐在修封辰的对面,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这次找你来,是有个大事要交付给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做好……心理准备?”剑辰有些吃惊。修封辰经营盗阁这么多年,能够让他重视的事情没有几件。

修封辰走到抽屉中,拿出了一枚戒指以及曾经属于“飞天盗神”的盗阁至尊武器——雷音刃。

“自从接管盗阁以来,我致力于管理方面。在盗技上,多有生疏。尤其是烛洞山一战之后,我突然很羡慕那些有着一腔热血战斗的战士。也感到了自己的渺小。阵法方面,我无需继续深入。现在,我想再次进入烛洞山苦修,好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大概需要两年吧。”

“什么!两年!没有您,两年之后的盗阁,我简直不敢想象啊!”剑辰吃惊道。

“所以,今天找你来,我想……让你接管盗阁业务。”

哐当——

剑辰手中的茶杯掉到了地上,翻了。

“这绝对不行!”剑辰嘶吼道。单膝跪在修封辰面前,“属下何德何能,干接管盗阁业务!”

“起来。”修封辰重重的说道,“热血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你这样贸然下跪,成何体统!”

唉——

修封辰长叹一声,道:“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也是我最好的部下。小辰,帮帮我。”

“可是……”剑辰还想反驳,修封辰毅然打断:“勿要推辞,就算这是我对你的命令!”

“是……”剑辰极不情愿的应声答到。

“你我二人身为兄弟,那些繁杂的礼节毋需再有,这是我父亲修傲风的至尊神器——雷音刃。是盗阁首领的信物,本来我想将它贴身携带,可直到昨天我才发现,“盗”,并不是我所追求的,人生在世,活一个洒脱,这次,我想根据自己的追求,选择自己的路。”

剑辰手握雷音刃,默默的点了点头。

次日,修封辰宣布:盗阁易主。

……

走出盗阁总部的大门,修封辰如释重负般长叹一声。这里,囚禁了他十四年,记载了他十四年的岁月。不过,他总算是在人生的黄金年华之际“逃离”了这里。

从此,关于盗阁的一切,结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